逍遥风魔第五百零七章九天离火大阵八

时间:2020/09/23 07:42:59 编辑:

风魔 第五百零七章:九天离火大阵(八)

ps:叔叔大爷们,媳妇都没的讨,赏点儿月票吧!

“所有火龙族人听令,拿下这三个贼女娃!”火千寻狞笑一声,一声令下道。

萧寒不知道的是,正是他们三个打伤了烛雷和守卫,逃出升天,却给了火千寻联系和栽赃蔚姿婷她们的借口!

这当真是恶人先告状!

霎时间,火千寻身后分出十数人出来,将宁馨儿三女形成一个半圆形的包围。

“火千寻,你敢!”宁馨儿凤目圆瞪,一股凛然的战意从体内升起。

“拿下!”火千寻冷笑一声,我有什么不敢的,到时候要你们哭着喊着求我。

人类,不过是孱弱的蚂蚁,怎么能够跟伟大的龙族相提并论呢?

“长老,俗话说,捉贼坐赃,咱们既没有拿到赃物,又没有人证,就这样拿人,恐怕不妥吧?”火龙族中必经还有几个清醒的,他们虽然被火千寻煽动了,可不等于说做龙最基本的操守都忘记了。

“放屁,本长老就是人证,至于赃物,等拿下这三个小酿皮,不就有了吗?”火千寻甩手就是一个耳光,打的那进言之人如同陀螺般转了三圈,脸颊瞬间肿了起来,啥话都不敢说了。

看到那人惨状,这时候还有那个火龙族敢进言?

听火千寻的意思分明是栽赃陷害,然后把案子做成铁案,让对方无法翻身!

“老贼,今日之事由你负全责!”宁馨儿怒不可遏,还没见过如此可恶的龙族,就是人类之中也罕有这样的丧德的败类。

“防心,等抓了你们三个,本长老会让你知道我是怎么负责的!”火千寻阴冷的笑道。

“冷月姐,花溟姐,看来我们三个今天是在劫难逃,反正冰云和冰凤不在船上,只要她们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爷。爷一定会为我们报仇的,今天我们三个并肩作战,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不必留手!”宁馨儿低声对冷月和花溟说道!

“好,馨儿妹妹,听你的!”冷月心中早就杀意翻腾了,花溟早就见惯了厮杀,对宁馨儿的吩咐。她只是坚定的点了一下头,虽然她在萧寒这个集团中是身份不明朗,可她是明白人,自己的命运已经跟萧寒连成了一体。

“杀!”三个女人齐声暴喝!

两道剑光和一道乌黑的枪忙骤然的递向了包围他们的火龙族子弟。

“不好,快退!”火千寻惊呼一声,他没想到三个女人居然存了必死之心,所发剑招皆为与敌同归的打法!

冷月的森冷剑气一经展开,周围水蒸气瞬间凝结成冰,接近他的四名火龙族弟子惊骇的发现,他们的强悍的身体居然抵挡不住这寒气的侵袭。

“死!”冷月冰冷的明眸中闪过一道凛然的寒光。杀机翻涌。

“锵、锵……”

如同锯末拉开的声音传了出来,围攻冷雨的四名火龙族子弟居然一瞬间被冷月一剑给斩成两截,当他们骇然的看着自己跟下半身分离,全身血液都仿佛停止了流动,斯诺登已向玻利维亚、巴西、古巴、尼加拉瓜、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等多个拉美国家提交避难申请。巴西拒绝了斯诺登的申请。(完)让后不甘心的闭上眼睛,飞过船舷,然后掉入海中!

花溟也不甘示弱,她的追魂枪可是饮下成千上万魔族英豪的热血,所以才戾气太重,不得已用佛法化解。虽然如此,但枪始终是兵器,兵器自然不是用来观赏的,那是用来杀人的!

追魂枪一出。枪枪追魂!

如今花溟修为暴涨对于菲律宾扬言已做好就黄岩岛主权归属提交国际仲裁的准备,按照魔界的叫法,他已经是一名下品巅峰的魔帅了,眼前围攻的她六名火龙族,没有一个修为高过他,很很显然。这些火龙族的命运如何!

“毒龙钻串!”

花溟的枪法在得到叶浩的枪法心得之后更上一成,追魂枪已经达到了人枪合一的境界。

人枪合一!

火千寻目龇欲裂,这个女人的枪法怎么会到如此高深的境界,还有她的枪怎么好像有灵性似的?

枪灵!

她手中的枪居然产生了枪灵,这可是一杆神枪呀!火千寻心脏如同被人狠狠的撞击了一下,不争气的飞速跳了起来。

“刚才一枪饶你性命,没想到你居然还敢上来,那就别怪本魔帅不客气了!”花溟手中的长枪第一个取的就是刚才被他一枪逼退,被火千寻所救下的那个嚣张的火龙族子弟。

那火龙族子弟吓亡魂直冒,有过第一次,他的胆气早就丧失了,赶紧的掉头就跑。

他这一跑,六人合攻花溟的势立马就崩溃了!

哧溜!

一道血光,花溟这一枪穿透了刚才那火龙族子弟的喉咙,追魂枪带过一片血雨,刺向了另外五个火龙族子弟!

而那位被洞穿喉咙的火龙族子弟则双膝跪了下来,捂着自己的喉咙,心有不甘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三个人中,宁馨儿修为最低,压力也最大,不过她手中也有一把神剑,不过她剑术太差了,前后三个火龙族将她打的是疲于应付!

“馨儿妹妹,天魔琴!”冷月解决对手之后,迅速的切入了宁馨儿的战圈,一剑逼退了正面围攻宁馨儿的两名火龙族子弟。

宁馨儿闻冷月之言,顿时明白自己犯错了,自己剑术太差,还不适应对敌,但是她练有旁人都不能厉害的一门绝技,音杀之技!

这也是萧寒指点宁馨儿,为了定身量做的。

只见宁馨儿手一挥,一方古朴的七弦琴出现在她的手中,琴身是万年寒玉,琴弦更是波尔多夫妻珍藏了多年的七根脱落的蛟须,一经奏起,那是秋风肃杀,万马奔腾,就是她自己有时候都控制不住这琴意的汹涌!

火千寻见一个照面,就战死火龙族子弟九人,知道自己惹下大敌了,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眼前这个三个人类女子碎尸万段,否则一旦追查起来,自己就是再有老祖宗的宠信,也会万劫不复的!

“上,都给我上,杀了这三个贼婢!”火千寻大声下令道。

眼瞅着自己的族人兄弟死在对方手中,火龙族人一个个眼圈都红了。这个时候哪还管什么正义邪恶,胸中就两个字“报仇!”

“火千寻,我要你的命!”就在这时,一道冰冷如同九幽深处的声音响起。

蔚姿婷!

火千寻惊骇莫名。这么长时间没有看到蔚姿婷出现,他以为在昨晚跟她老婆的战斗中,这蔚姿婷定然是受了不小的伤,不然她怎么会没有出现呢?

但是现在他听到了,就是那个声音。听不出一点受伤的意思,他感到一丝害怕!

“铮!”

一道清越的琴音骤然响起!

就是这道琴音,令所有火龙族子弟的心神不禁的荡漾了一下,手脚的动作也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一下。

火千寻战斗经验丰富,这一道琴音虽然对他的影响不大,可是对于那些修为低的火龙族子弟却不一样。

这是宁馨儿领悟的其中以琴音制敌的法门,名字叫做“止戈音!”

琴音宛如秋风逐云,又如惊雷随电,响彻在这天空之中,轻柔之时。宛如春风绿过原野,如雨笋落壳竹林,激荡之时如同拍岸涛声,山崩地裂,回归宁静之后,又仿佛黑夜里亮出一轮明月,山野之中百花齐放。

“不要听,把耳……”只可惜的是火千寻没有机会给火龙族子弟发出警告了,因为蔚姿婷手中的剑光已经霍然临身了,火千寻不得不腾出手来应付眼前凌厉的攻势。

止戈音一起。火龙族子弟眼神之中都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迷茫,高手过招,一息之间,胜负便可分出。何况琴音渺渺已经响了这么长时间。

这一次冷月和花溟都没有下杀手,将这些火龙族直接擒拿,并封住了修为!

杀人太多,会引起龙族整体不满的,逐浪号还在龙岛海域,这一点是要顾忌的。至于一开始斩杀的火龙族,那都是为了震慑对手,杀一儆百。

有几个修为不错的,居然从宁馨儿的“止戈音”中清醒过来,不过他们依旧不是冷月和花溟的对手,不消片刻,三女周围的火龙族弟子就被清了一空了!

而剩下的火龙族子弟则面露骇色,他们远远的将三女包围成一个圈,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船头之上,蔚姿婷与变化成本体的火千寻激斗不已,由于失去了一条手臂,就等于失去了一条前肢,火千寻在空中的身形就像是一个摇晃的水瓶,甚是滑稽!

滑稽虽然滑稽,可是他的反应并不慢,现出本体,利用身体的优势,火千寻的实力之上上升了一倍,与蔚姿婷手中的神剑斗的一个不亦乐乎。

论修为,蔚姿婷还在火千寻之上,就算火千寻以本体作战,那还不是其对手,只不过蔚姿婷才恢复了小半实力,所以才能让火千寻有一战之力!

火千寻久战之下,自然看出蔚姿婷的情状,当下不禁心定下来,决心先将蔚姿婷击败,然后在收拾下面的那三个女人!

火千寻以本体出现,目标自然大多了,洁卡西派出的人一发现火千寻,自然是立马回到火龙岛向洁卡西禀告情况!

玄门岛,君橙舞再一次出现在宗门大厅之中,这一次她一是来通报消息,这个消息自然是火千寻领着上百火龙族子弟与逐浪号激战的消息,第二个是命令,增援逐浪号,抓捕火千寻归案!

随着这道命令一下达,玄门的高手们都有些眩晕,这增援逐浪号,还可以解释道大家同时人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人类被龙族这么欺负,可抓捕火千寻归案,这可就有点不符合战堂一贯秉承的规矩了。

萧寒隐藏在卡比拉身后,听到消息和命令也是相当震惊,不过他现在恨不得就赶到逐浪号上去支援蔚姿婷她们。

但是他现在这个身份,又被卡比拉这个死胖子盯着,实在是脱不开身,他想过将这死胖子骗出去,宰了,然后去救人,可这样一来,他之前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

这个时候来一道增援的命令,萧寒焉能不喜出望外,不过表面上。他还得装出一副磨磨蹭蹭,不太情愿的模样!

玄门的高手在君橙舞的带领下,飞速的往激战的逐浪号上赶了过去。

按照路程计算,玄门里激战中的逐浪号是最近的。所以从君橙舞一接到消息,就带着人出发了。

君橙舞一心想要为父亲报仇,那自然是拼了命的朝激战的地点赶过去,好在火千寻那硕大的龙身是最显目的路标,众人一路赶了过去。这层次就出来了。

萧寒尽管心里忧心如焚,可齐三的修为在众多人当中只能算是中上,不靠前不靠后的,还要带着死胖子卡比拉,只能落在中下段了,况且他还防着被君橙舞看出自己的身份来,所以心急归心急,他还不敢全力施为,免得被人发现。

“火千寻,你不好好在火龙洞内闭门思过。却跑出来行凶伤人,奉龙皇之命,捉拿火千寻归案!”君橙舞临空高喝一声,顿时震住了许多人,其中还包括很多火龙族子弟!

火千寻一瞅见君橙舞,顿时感到要坏事,在火龙洞内他的消息并不闭塞,当年他害死的人类当中有一个叫君莫耶的,还是战堂堂主的女婿,这个君橙舞就是君莫邪和战云锦的女儿。听说这个丫头天赋很高,年纪轻轻的就已经当上了玄门门主了,并且发誓要为父报仇!

“火千寻,你私自违反禁令。还煽动族人出岛行凶伤人,简直罪大恶极!”君橙舞与火千寻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下大声下令道,“玄门弟子听令,将火千寻捉拿归案,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是,门主!”随后赶到的玄门高手一个个兴奋的围了过来,这火千寻跟战堂之间的龌龊可不是仅仅害死了六个人,玄门中跟他结怨的也有不少,虽然有的人已经死了,可是后人还在,原本以为这辈子没机会报仇了,想不到这机会就如同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一下子砸到脑袋上了!

“火龙族子弟胆敢有人阻拦我战堂玄门捉拿火千寻着,杀无赦!”君橙舞对着下面错愕的火龙族子弟杀气腾腾的道。

这些剩下不足一半的火龙族子弟一下子都懵了,他们不知道谁对谁错,尤其是战堂的人突然插手,这就让许多上了年纪的火龙族子弟慢慢的回忆起一些旧事来!

火千寻与战堂的恩怨逐渐的被传了开来!

蔚姿婷乐的有人接手,她的修为还没有复原,要斩杀火千寻不是做不到,可为了以防万一,她只的先放弃这个老匹夫,把他交给了战堂玄门的人!

火千寻这才感到有些慌张了,他不明白战堂的人怎们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战堂的规矩不是不干涉龙族内部的事物吗。

“君门主,本长老并不是不守禁令,而是在追查盗取我火龙族宝物的贼人,这才不得已追出火龙岛的。”火千寻知道,他一个人的力量不是战堂的对手,现在唯有老祖宗才能保得住他,所以他决定先稳住君橙舞再说,等返回火龙岛,那自然不怕战堂了。

“无稽之谈,血口喷人,火千寻,你不就是想要为你的女人报仇吗?有什么不能公开说呀,还是因为你打不过我,才找了这样一个借口让你的这些无辜的后辈们送死?”蔚姿婷破口大骂道,“你说我们盗取你火龙族宝物,证据呢?”

“证据就是我火龙族放置在火龙洞中的一枚火行之晶不见了,而盗取火行之晶的就是你和她们!”火千寻指着蔚姿婷又指了指下面逐浪号上的宁馨儿三女道。

“火行之晶!”

君橙舞和萧寒两个人听闻这四个字,俱身躯轻微的震动了一下。

难道那个提供地图的人是火千寻?

如果是这样,那这个火千寻的心机岂不是太可怕了?

“什么火行之晶,本夫人从来没有见过,那个火龙洞本夫人也没有进去过,你女儿和众多的火龙族都看到了。”

“嘿嘿,你和那姓冷的虽然没有进去,但你们打伤了,看守火龙洞的烛雷,又将本长老夫妻引出,将我妻子击伤,然后偷偷的让人潜入洞中,盗取火行之晶,只不过没想到烛雷受伤之后进洞疗伤,发现了你们的人,被你们打晕,然后携宝潜逃,并打伤了守卫!”火千寻言之凿凿道。

这些话咋一听起来像是那么回事,可是经不起推敲,火龙族人都是暴脾气,能够静下心来想事情的不多,往往都是先犯错,后弥补,一听火千寻的话,当然是信以为真,何况火千寻身份不低,他们也自然相信做长辈的总布置对小辈撒谎吧?

“火千寻,你说我和冷月打伤烛雷,将你们夫妻打伤,是为了转移视线,让我们的人潜入火龙洞盗宝,是吗?”蔚姿婷冷笑的问道。

“不错,你们的计策太歹毒了,本长老都上了你们的当了。”后千寻叫嚣道。

“那本夫人请问,我们派了几个人潜入的呢,而那火行之晶又是在火龙洞何处呢,据本夫人所知,火龙洞中可是有你们火龙族长老高手十数人,还有你们火龙族老祖宗坐镇洞中,试问是什么样的人能够盗走宝物,并且打昏了烛雷和守卫,安然离开呢?”蔚姿婷问道。

“潜入之人定然是一名高明的盗贼,自然有不被人发现的本领了,至于说火星之晶存放何处,这是我火龙族的机密,岂能说给你这一个盗贼听?”火千寻也知道自己不过是联系一下,找个借口由头而已,经不起推敲的,所以当然以搪塞的语言说道。

“以你之意,这满火龙洞内的火龙族长老都是废物了?”蔚姿婷咯咯的笑了起来。

“贱婢,你敢!”

“老贼,放肆,你都说了,满火龙洞那么多长老都发现不了一个盗贼,这些人不是废物是什么,难道是废物点心?”蔚姿婷怒斥一声。

“你,你休得猖狂,等老祖宗一出关,定然将你挫骨扬灰!”火千寻厉声说道。

“正好,我打了小的,老的自然会出面了,本夫人倒要会一会那活了上万年的老怪物到底有多厉害!”蔚姿婷豪气干云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吕梁白癜风权威医院
先声药业再上市
上饶白癜风医院地址